A

基督在門外

基督在門外
「……寫信給老底嘉教會……我知道你的行為,你也不冷也不熱……你既如溫水,也不冷也不熱,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。你說:我是富足,已經發了財,一樣都不缺;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、可憐、貧窮、瞎眼、赤身的。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,叫你富足;又買白衣穿上,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;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,使你能看見……。看哪,我站在門外叩門,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,我要進到他那裏去,我與他,他與我一同坐席。……」(啟示錄3:14-22)

位處現代土耳其西南部的老底嘉,座落於現代化都市的公路幹線旁邊的古城,躺卧在河道交匯的肥沃土地,在新約時代,她的道路網四通八達,是從敘利亞通往以弗所的重要中轉站,事實上,古城最主要的一條道路,就是東西橫卧,城西叫以弗所門,城東叫敘利亞門,把東西連接起來的一條大道。除了因為交通便利,引發商貿活動頻繁,老底嘉既是銀行及錢幣兌換中心,也有高水平的工業生產,所出產的黑羊毛和毛織製品,屬於帝國的頂級商品,而她的一所著名的醫院,更因為眼科而聞名於世。

由於老底嘉附近是溫泉勝地,就建設了十分先進的輸水基礎建設,把泉水引入城中。故此,在古城現場,要找到輸水管實在並不太難,我特別在一處輸水管的關節地方,停下來仔細觀察,看見他們所採用的陶瓷水管,經過這麼多個世紀,仍然保存良好,實在有點嘖嘖稱奇。整個輸水網絡,主要把附近一冷一熱的水源,輸送到市中心的浴場,當我徒步在古城遺址四處走動的時候,很容易就發現這些輸水系統的蹤影,見證著這個消閑產業對老底嘉的重要性。

走在寬闊的老底嘉大道,腳踏那些美麗的石板,可以推想她昔日的繁榮,我又走到她依山坡而建的大劇場,重組當年老底嘉的繁華景象,那儼然是一幅熙來攘往,物質生活豐富,消閑及娛樂產業亦相當蓬勃的一個富有的大城市。

此外,我對一個拜占庭時期的基督教堂遺址也留下深刻印象。想及這裏曾經有很多個世紀,基督信仰成為城市中人的精神和心靈支柱,多少也滲透在日常生活文化當中。只是,歷史風雲色變,世代轉移,如今只成為一個龐大的遺跡。很多人以哥林多類比香港,這個說法我沒意見。只是,走進老底嘉遺址之後,倒覺得有點像身處繁華璀璨的香港,找到自己熟悉的城市場景和感覺,在追求明媚春光,與生活豐足的氛圍下,到底信仰對於基督徒還剩下多少影響力?

啟示錄留下了基督對老底嘉教會的責備。冷熱兼備的泉水、富甲一方的金融業務、頂級的黑羊毛和製衣業、先進的眼科醫療和眼藥,這些老底嘉人皆引以為傲的業績,卻原來是她的困苦、可憐、貧窮、瞎眼、赤身的肇因。真正的富足和美好,其實在基督那裡,所以基督呼喚她,要到基督那裡買火煉的金子、白衣和眼藥。

老底嘉古城現在加設了一個玻璃平台,可以站在平台上遠眺整個老底嘉古以城,而且穿透那透明玻璃往下望,可以看見古城核心地段的一些建設,甚有意思。我想,要是我們用心透視我們生活的城市、職場和教會,我們是否會驚訝,基督竟然對老底嘉教會說,祂正站在教會的門外叩門……原來當我們在職場打拼、搏殺的日子裡,可能不經意地已經把主拒於門外,若果在職場長期如此生活,就難免有一天教會也被同化,即使基督已經離開,卻仍舊懵然不知。

保羅在以弗所停駐的三年裡,在現今土耳其國境到處宣教,一般相信,老底嘉和哥羅西教會也是這時期誕生的,因為老底嘉的強大,哥羅西就成為她的下級城市,保羅坦承自己深愛兩地的教會,所以他給哥羅西教會寫道:「我願意你們曉得,我為你們和老底嘉人,並一切沒有與我親自見面的人,是何等地盡心竭力」(西2:1)

老底嘉仍然是蒙恩的,不單保羅為她擺上,基督仍然向她發出邀請: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,我要進到他那裏去,我與他,他與我一同坐席。弟兄姊妹,老底嘉走在一條自以為富足發財的道路,被這世界弄瞎了眼睛,不知道自己貧窮、瞎眼的本相,我們又當如何選擇?

總幹事
劉國偉
2021年4月16日

市井心靈默想
1. 我們活在繁華璀璨的香港,那是我們一直熟悉的城市場景和感覺,在追求明媚春光,與生活豐足的氛圍下,到底信仰對於基督徒還剩下多少影響力?
2. 冷熱兼備的泉水、富甲一方的金融業務、頂級的黑羊毛和製衣業、先進的眼科醫療和眼藥,這些老底嘉人皆引以為傲的業績,卻原來是她的困苦、可憐、貧窮、瞎眼、赤身的肇因。真正的富足和美好,其實在基督那裡,所以基督呼喚她,要到基督那裡買火煉的金子、白衣和眼藥。你會怎樣回應這段文字?
3. 原來當我們在職場打拼、搏殺的日子裡,可能不經意地已經把主拒於門外,若果在職場長期如此生活,就難免有一天教會也被同化,即使基督已經離開,卻仍舊懵然不知。我們現在的光景如何? 香港CBMC的光景又如何?

經文默想……得勝的秘訣
「你既如溫水,也不冷也不熱,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。你說:我是富足,已經發了財,一樣都不缺;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、可憐、貧窮、瞎眼、赤身的。」(啟3:16-17)
基督徒、教會何以瞎眼如斯?

我的祈禱……

下載:2021年